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 新闻动态

北京大学王铁崖国际法讲座——“批判渐增之下的国际法庭”讲座成功举办

  2018年9月28日下午,北京大学王铁崖国际法系列专题讲座“批判渐增之下的国际法庭”(International Courts and Tribunals in the Face of Increasing Criticism)于北京大学法学院凯原楼307会议室成功举办。本次邀请挪威奥斯陆大学国际法教授Geir Ulfstein作为主讲嘉宾。Ulfstein此次来访北大开展系列课程,受到北京大学海外名家项目支持。

  Ulfstein教授现为挪威国际法学会主席。担任剑桥大学出版社出版的《人权公约研究》(Studies on Human Rights Conventions)和《国际法院和法庭研究》(Studies on International Courts and Tribunals)系列丛书主编,在海洋法、国际环境法、国际人权法和国际组织法等领域著述颇丰。

 

 

  Ulfstein教授首先介绍了国际法庭的发展和面临的批评。二战结束以来,国际性法庭不仅在数量上实现了快速增长,其性质与调整领域也更加丰富。国家在接受某一领域的多边性公约或加入国际组织时,往往接受该组织章程中设立的国际性法庭的管辖。然而,近年来国际性法庭所遭受的批评却逐渐增多。这些批评包括:第一,国际法以及国际法庭的碎片化(fragmentation)造成不同法庭之间的裁决相互冲突。第二,国家在接受国际性法庭管辖权时,作出了限制其国家主权的同意。然而国际性法庭在解释这种对主权的限制时,解释标准参差不齐。第三,国际性法庭的独立性受到质疑。一方面,大国、强国对国际性法庭的裁决结果可能产生影响;另一方面,一些国际性法庭可能过于独立以至于脱离来自争端解决主体、即国家的诉求,进而蜕化为律师之法。第四,一些国家认为个别国际性法庭带有偏见性,在案件受理时带有选择性。例如国际刑事法院常年关注非洲国家情势。第五,争端解决过于司法化,忽视替代性争端解决机制。

  Ulfstein教授提出,要解决上述问题,需要思考国际性法庭的正当性来源。判断国际性法庭是否具有正当性需要考虑以下四个方面:国家同意的内容;法庭程序是否符合一般性宪法或公法的标准;国际性法庭的程序与国内法庭程序的关系;以及,法庭应当对法律问题(legal)、事实问题(fact)以及规范问题(normative)进行区分。

  面对批评,各个国际法庭在不同程度上作出了回应。首先,就国际法庭的碎片化而言,Ulfstein教授认为应当考虑国际法庭之间的权力划分。这既包括横向划分,也包括纵向划分。作为司法性争端解决机构的国际法庭应当考虑其与政治性解决机构的关系。例如在洛克比空难案中,国际法院是否对安理会决议具有管辖权?国际刑事法院与联合国安理会对国家官员的豁免问题判断是否一致?就纵向的权力划分而言,既要考虑国际性法庭与区域性法庭之间的权力划分,也要考虑国际性法庭与国内法院之间的权力划分。例如欧洲人权法院就发展出了国内自由判断余地的法律技术,以解决欧洲人权法院与缔约国国内法院的关系。这样的纵向关系还体现在对国际刑事法院补充性管辖权的解释上:只有在成员国不愿意或不能够管辖某一案件时,国际刑事法院才可以受理该案件。

  其次,为确保国际性法庭的独立与公正,各个法庭相应采取了不同制度。国际法院允许法官发表单独意见与反对意见,而非仅仅“屈服”于多数意见。欧洲人权法院将法官任期从六年延长至九年,以防止法官在追求连任时为讨好当事国获取选票而丧失公正性。此外,第三方介入制度、非国家实体等参与的专家证人制度也会影响国际性法庭的独立性。再次,就替代性争端解决机制而言,国际法院有义务向联合国大会进行报告,国际刑事法院缔约方大会有权听取国际刑事法院报告。这些都是协调司法性解决与政治性解决的手段。

 

 

  在现场提问交流环节中,现场观众就“国际合作的可能形式”、“国际性法庭在国际环境保护领域中所扮演的角色”、“不同国际法庭的不同正当性来源”等问题与Ulfstein教授进行了深入探讨与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