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 新闻动态

毕业生代表周露在2022届毕业生欢送典礼上的发言

毕业生代表周露在2022届毕业生欢送典礼上的发言

 

尊敬的各位老师、亲爱的同学们:

大家好!我是2022届硕士毕业生周露,很荣幸有机会在此发言。实话说,在刚接到这个任务时,我是惊讶而惶恐的,因为我知道在我身边有太多太多优秀同学,他们有的已在核心刊物上发文数篇,有的驰骋于国际辩论赛赛场舌战群儒,有的代表学院、学校参加大型活动为集体增光,有的在学习、学工、文体各个方面全面开花……我是如此普通,但我想,学院选择我,或许正是因为不那么聪慧的我意外地代表了这届毕业生——我们用百分百的努力去迎接学习生活的挑战。从2020年的武汉保卫战起算,我们80%以上的研究生生活都在与新冠的正面交锋中度过,正是因为如此,我想,我们能够坐在这里迎接独属于我们自己的毕业典礼,就并非理所当然的结果,我们不能忽视自己所经历的迷惘、焦虑、困顿和痛苦,我提议我们先将掌声献给自己,感谢我们自己付出的所有努力,我们与疫情对抗,挺过了研究生的这些年。

在临近毕业的这些日子里,我时常回忆起这三年来的学生生活,这三年大约是我学生生涯的最后阶段,也是我被推向社会之前的临界点。大概没有青春偶像剧里的俗套剧情,从进入北大的第一天起,我的生活就有些兵荒马乱。研一被作业、考试和DDL推着走,研二开始听到谁谁谁找到了什么样的实习,研三又开始因同辈压力而失眠焦虑。无数的纠结和挣扎都是那么真切,在石舫上看星星的夜晚,我常常问自己,会不会拥有一个光芒万丈的人生?《新华字典》说,“张华考上了北京大学;李萍进了中等技术学校;我在百货公司当售货员:我们都有光明的前途。”我的未来又究竟会是怎样的呢?我会过好这一生吗?所有人都那么优秀,都好像在自己的道路上狂飙突进,而我却只是被推着走,很久都没有自己的答案。

然而幸运的是,在北大法学院,我并未沉耽于自己的小春秋,而怠惰了对大世界的探索。法学院描绘出的公法世界让我重新开始审视这片土地、这个时代,开始安放自己的热情和理想,一点点许下为了公之事业努力奋斗的心愿。这些话说起来很容易,就像我们当年在课堂上心潮澎湃时许下的宏愿、申论时豪情万丈写下的句子一样,但我想,也许我们会忘记三阶层和四要件的区别,忘记债物两分,忘记诉讼时效,却一定不会忘记“正义不但要实现,还要以看得见的方式实现”,不会忘记“我们不是为了自己而活,而是为了城邦的每一个人”,不会忘记“法治必须被信仰,否则将被形同虚设”。即便未来的我们成为了某趴,某总,某局,某厅,这些一定都会是我们因北大法学院而共享的精神底色。

我们也不会忘记在北大法学院收获的所有的爱。我将其称为爱,是因为师生情、同窗情实在不足以周延我的情感,我们对北大和法学院的留恋寄托于这里的一草一物,生发于这里的一人一事。我不会忘记研一刑诉课上陈瑞华老师潇洒的板书和有趣的段子,不会忘记室友在每个周六把我从床上拽起来赶周六早八的刑法总论,不会忘记周二和周四晚上五四夜奔的全场大合唱,不会忘记和朋友们在未名湖一圈一圈走过的四季。我曾对法图的一张沙发情有独钟,曾蹲守在中午12点拼手速抢羽毛球场,曾在未名湖冰场摔了个四脚朝天,曾和朋友们躺在静园草坪听风声,这些情景每每从记忆中唤醒,脑海中好像就有了斑斓的色彩,心中就充满了温暖的爱意。

我们更不会忘记,我们之所以能够在北大法学院学习,是因为有人为我们承担了更多的苦难,是因为成百上千的人的付出和参与,甚至是因为社会的结构性不公,无论处于什么样的位置,我们都要为了更美好的公共生活而努力奋斗。即便迎面而来的是命运的低潮,也要始终保持着向上的力量。

我们未曾因生活的重压而迷失于未尽的路途,也未曾因暂时的踌躇而拖住前进的脚步。我们站在一系列变革与挣扎间,见证历史,又深嵌于历史之中,正在经历着疫情的时代,转型的时代,挑战的时代,宏大的时代,琐碎的时代,躺平的时代,对抗的时代,未来的时代。如今我们就要在这分岔路口分别,惟愿我们散落天涯仍各自发光,惟愿我们归来相见仍初心依旧,惟愿大家收获最充实美好的人生旅程。

我相信大家一定前程似海,因为这是独属于我们的时代。

谢谢大家!

 

2022年6月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