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校友会校友风采

思考的深度与职业的深度
——访北京大学法学院2005级本科朱可骏校友

2016415日下午六点,我们在平安大厦负一层的一间简式西餐厅见到了朱可骏师兄——北大法学院2005级本科毕业生,在美国完成JD学业,回国后在内资律所工作三年,现就职于高瓴资本集团(以下简称高瓴资本高瓴)。师兄穿着简单干净的深色衬衣,眼眉间精神奕奕,不像是忙碌了一周等待周末休整的状态。在和我们的采访兼晚餐之后,他又匆匆上楼继续工作。

虽然工作十分忙碌,但在接到我们的采访邀约时,朱师兄很爽快地就答应了下来,并热情地请我们一起吃晚餐,采访就在这样一个愉快而轻松的氛围中展开了。在采访中,师兄事无巨细,将自己在不同领域的工作经验倾囊相授,采访志愿者整理如下,内容中出现的均指朱可骏师兄。

关于法律职业规划

在进入某一具体细分行业或领域之前,我建议师弟师妹们先当三至五年律师,将法律专业能力基础夯实,将业务能力培养得足够成熟。我在进入高瓴之前,在内资所当过一段时间的律师,主要以海外IPOM&APE/VC业务为主,这为我后来进入高瓴打下了很重要的基础。

现在市场对法律人的要求越来越深入和专业,法律人需要找到自己擅长和精深的领域,并尽可能专注于此。

在第一份工作的选择上,平台好、收入高这些因素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你能不能在这份工作的头几年快速成长。我读完JD回国以后,虽然也拿到了一些国内知名大所的offer,但最后选择的是一个中小型内资所,原因就在于这家所能够放手让我自己去做项目,我能在最短的时间里得到最大的锻炼。国内顶尖法学院出来的学生可能会在潜意识里觉得自己应该去最好的外所,这点无可厚非,也的确对于未来的成长很有裨益,但这又不应该是这些优秀学生的唯一选项,甚至说从长期来看这对你成长性的影响,还需要认真评估和判断。

光是简历漂亮,参加过很多大项目并没有绝对的参考意义,甚至从另一个角度看,如果你在其中长期做的仅仅只是最简单、最基础的工作,所获得的成长和锻炼是远不如全程参与过一个小项目的经验,毕竟参与后者全程可以让自己更清晰地知道整个项目的逻辑和细节,从而形成自己的思考和总结。从这个意义上看,工作中深度思考比努力更重要,有些工作,比如法律尽职调查,看似是简单的堆砌,其实涉及的内容十分全面,用心的话可以从中学到很多东西。

此外,很多开放型的公司、律所,都非常欣赏愿意尝试新事物的人,建议师弟师妹们在面试的时候不要受固定思维的限制,尽可能展现对于未来工作开放型的接受态度,更多的期待自己能够为公司做些什么、实现什么,而不是仅仅表达自己希望从这份工作中得到什么、自己想做什么。

至于换工作,我认为,不应该仅仅为了选择而选择,一个人只有对一份工作有充分了解和认识后做出的选择才更理性,一般三到五年是一个比较充分的时间。当初我在律所做律师,工作内容从广度上很全,覆盖了很多业务,但我越来越发现自己追求的是某一个业务领域的深度,所以我转而选择了基金业务,这个从业务深度上可以进一步挖掘的领域。

关于基金公司的法律业务

朱可骏师兄目前所就职的高瓴资本,是一家专注于长期结构性价值投资的公司,由张磊先生于2005年创立,目前已发展成为亚洲地区资产管理规模最大、业绩最优秀的投资基金之一,受托管理的资金主要来自于全球性机构投资人,包括大学捐赠基金、慈善基金、主权财富基金、养老基金及家族基金等。

法律人在私募基金的工作内容主要集中在投资、风控、合规领域,区别在于,不同基金的管理方式、内部分工模式不同,在高瓴,我们法律合规团队会参与到整个交易的全流程之中,从管理上也是完全扁平化的。

私募基金公司的法务与律师最重要的区别在于,后者只对自己的法律意见书、法律研究成果负责,而前者不能仅仅考虑法律事项,还需要从公司整体商业、运营角度来考虑,考虑公司与客户、与投资人关系的处理,考虑整个交易的目的,考虑基金募集的全局。

关于工作和生活的平衡

能不能做好work-life balance,与其说是和工作强度有关,不如说更大程度上取决于个人。我和我们法务团队里的同事都能做到很好的work-life balance。我觉得在平时工作中把弦绷紧了,效率会特别高,反而不会觉得累。工作中可以全程参与交易、接触新事物新业务,还会感觉到满满的成就感,所以即使累也很开心,这点全程的参与感是外部律师很难感受到的。

关于母校

在社会上我能深刻地感觉到北大背景带来的天然优势,在日常的工作中,我的客户、同事、老板会给予我更多信任和认可,也恰恰是这份荣耀让我在工作中更不能松懈。

我和我的妻子是北大法学院本科同级的同学,200511月份认识,到现在11年了,这是北大给我的最重要的人生财富。我本科期间参加了院辩论队,从中获得的友谊是在北大的另外一个收获,到目前仍然是我和母校联系的最紧的一条纽带。

我在北大读书时特别喜欢刑法,陈兴良老师对我影响很大,他和我们05级有着特别的渊源,《口述刑法学》是在我们这一级的配合下完成的。记得最深的是陈老师写的著作几乎没有任何注释,特别有自己的条理。我觉得不仅是搞学术研究要有自己的思考和逻辑,在工作中也是,不能只去模仿和复制,要有自己的逻辑主线。

建议师弟师妹在学生时代珍惜时光,不要太功利,业务等去了工作岗位还有大把时间可以提升,进学校只为了找工作会失去很多过程中的乐趣。我在北大读书的时候辅修了历史学的双学位,但我现在仍然遗憾,在学校的时候没能听到更多喜欢的课。

此外,在北大这所高等学府里,我们都要适应有太多比自己更优秀的同学,没有必要盲目比较,要自信,要找到适合自己的人生路径,去寻找自己的热爱。

 

 /梁晨、侯梦旭  校友办志愿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