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校友会校友风采

优秀是一种习惯——专访郑艳丽校友

           


 

郑艳丽,北京市君合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员、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律师学院兼职教授及兼职研究生导师、全美律师协会(ABA)中国法律委员会执行理事。中国政法大学法学学士学位、英国伦敦大学国际比较法硕士学位、北京大学民商法硕士、博士学位。1997年毕业后在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工作,有九年的民商事审判工作经验,其后,于美国众达律师事务所北京代表处工作七年,在众达期间作为项目负责人,代表中国和国际客户成功处理了众多中国境内外各种复杂的纠纷。


 


   郑艳丽一位四十岁不到,清秀娇美的北京女人,与她交谈后,不禁被她身上透露出的热情干练的气质所吸引,随着深入地了解,更为她所取得的斐人成绩所叹服,为她热爱生活,积极奋进的情怀所感染。她的经历和身上的光环令人佩服。郑艳丽:法官、中国人民大学兼职教授、国际律师事务所律师、国内律师事务所合伙人、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仲裁员、全美律师协会中国法律委员会执行理事,以及两个孩子的母亲……她,事业有成,家庭幸福,是我们心中几近完美的“优质女性”,那她怎能拥有如此丰富的人生经历?如何能游刃有余地驰骋法律界?如何获得事业和家庭的双丰收?校友会今天走近这位法律精英,探寻“优质”的秘密。

1
丰富特别的人生——业余时间决定终点

   郑艳丽校友1997年从中国政法大学毕业至今,有九年的法院审判经历、七年的外所诉讼和仲裁律师的经历、两年半的内所经历,现为北京市君合律所的合伙人、贸仲的仲裁员。其间,她同时用一年多获北大民商法硕士学位,一年获英国伦敦大学国际比较法硕士学位,三年获北大民商法博士学位。

   此外,郑艳丽校友不仅实践经验丰富,也有较高的教学水平和学术成就。她在人民大学教授的硕士必修课程《合同法实务》,深受学生的推崇和喜爱。她在法院工作期间曾负责完成了12项课题的研究,在报刊上发表学术论文20余篇,案例分析和法官点评等30余篇。郑艳丽校友不仅在法院工作期间应邀为《CHINADAILY》、《法制日报》、《民事审判与参考》等多种主要出版物撰稿,作律师后还经常应邀在中国、美国和英国举办的研讨会和会议中发表演讲。

   当外界钦佩和惊叹于其丰富的经历时,郑艳丽校友很朴实的回答:“可能是因为我的性格吧,我喜欢高效率地同时做几件事,所以就完成了一般人几年内完成不了的事情。在法院期间,我白天开庭写判决,在实践中学法律,晚上下班学英语,从未间断过学习。在北大读博士期间,我还在美国众达律所兼职,一直都是边工作边学习。每个人毕业时的起点都是一样的,为什么十年、二十年后取得的成就不一样?总结一点,就是业余时间决定了你的终点。

   在求学过程中,她经常是以第一名考进,又以第一名的优异成绩毕业,并且总能提前拿到学位。这不仅仅在于她充分利用业余时间,也在于她踏实、刻苦的学习态度和聪颖的天资。她回忆道:“在北大读硕士期间,张潇剑老师的国际私法考试,有一半以上的同学不及格,我考了90多分。我们上的是北大的硕士研修班,宽进严出,后来,班里很多同学都没有毕业,而我是全班第一个毕业的。后来在工作中发现这些知识都是很有用的,我现在处理案件就经常用到之前学习的内容,比如国际私法课程的内容,所以我很感谢张老师对学生的严格。一定要知道,书是为自己读的,学到的东西都是自己的,从来都不是为了老师而考试。”

   公派留学的出国考试是她人生经历中最难忘、最残酷的一次考试,当时英国政府资助的中国青年法官留学项目,全国各中、高级法院都有1个名额,选派了200多名法官参加考试,只有笔试前12名可以进入为期半年的集训,参加雅思考试,最后由伦敦大学的校长亲自对他们进行全英文面试,从中选出6名法官留学。而她以入学考试和最后成绩第一名的成绩获得了这个公派的机会。成功需要机遇,可是机遇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她说到:“这次考试门槛很高,需要有5年的民商事审判经验和硕士学位,当时我刚好具备,每一年的项目内容也不同,我们前两年的项目分别是需要知识产权和民事的审判经验,后两年项目分别需要刑法和行政法审判经验,所以一切都刚刚好,似乎每一步都不能错过,而这也得益于多年坚持不懈地学习。”

2
只计耕耘莫问收获 

   为什么放弃“专家型法官”的梦想,投身律师界?她说,因为一个契机——从小的燕园梦。当时郑艳丽校友以本专业第一名的成绩考取了北大的博士,而恰好在这一年北大在公布成绩的同时又公布了新政策,不再允许在职攻读博士,而脱产攻读博士学位需要辞职调档案,在工作和学业的矛盾中,她选择辞去法院的工作,来燕园求学,因为这是她从小的梦想,也是在工作中需要继续充电的需求。 

   燕园三年的博士求学经历,让她收获很多,同时,刻苦钻研的她也给老师们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博士论文《有限责任公司股权转让制度研究》的精彩答辩,使她能如愿实现提前一年毕业。在北大,博士申请提前毕业,论文答辩只有一次机会,如果没过就不能拿到学位证书,而正常的四年学习之后再答辩,可以有两次以上的答辩机会。在高压之下,她顺利地通过答辩,提前毕业。“2008年,北大有个科研项目,我们和北京市初、中、高三级法院合作编书著作,我和北京高院的一位庭长合作编辑了一章。这项科研项目需要所有基层法院审理公司案件的法官带着卷宗集中说明审理案件的情况,我非常幸运地把所有的案子都听了一遍。2009年,我开始博士论文写作,在这个项目提供案件的基础上,我又把北京市三级法院最新的所有案例都找到,发现关于公司股权转让的案例最多,于是就选了这个主题,最后博士论文引用和说明的案件全是大量真实的案例。最终用了一年多的时间完成。我很感谢那些法官的帮助以及自己多年的审判经验。这些都是在实践中总结出来的东西,扎扎实实地用一年积累起来的成果,所以老师们都很认可我,就让我顺利通过了。”

   博士毕业之后,喜欢接受挑战的她没有继续回到法院,而是选择了留在美国众达律师事务所。因为,她想从事涉外业务,把自己的英语和法律结合起来。

   一位作家曾说过,做事就像扬帆出海,必须高起点、高标准、高效率,就像高高的桅杆上鼓满风帆一样;做人则要脚踏实地。优秀会成为一种习惯,郑艳丽校友转行至外所后,她继续秉持着“勤恳做事、踏实做人”的处世风格,两年不到的时间,她成为争议解决部门的项目负责人。由于在法院时集中审理的是合同、国际贸易和房地产、建筑工程等民商事纠纷,为了弥补专业的不足,她又积极处理不同领域各种复杂的境内争议,利用业余时间研究案例,处理了大量知识产权和行政调查,以及白领犯罪案件的辩护。同时,由于她在法院看到的是太多的事后解决纠纷,她又积极帮助客户通过事先防范,在利用非诉讼纠纷解决机制解决法律纠纷方面积累了丰富的实践经验。所有这些积累,为她后来在国内律师担任合伙人,垫定了丰厚的基础。

   而所有这些,最初得益于法院的坚持学习和努力工作。“因为我做事从来没有想过结果,就是埋头苦干。在法院时直到离开的前一天都从来没想过将来有一天会出来做律师。可能就是因为我没有急功近利的想法,一直踏踏实实地做事才有了今天的成绩。记得大三的时候也是在一中院实习,我只记得在座位上干活,那时候带我的书记员,现在已经是庭长了,后来有次跟我说,记得我当时只知道埋头干活,为她减轻了很大的工作量,特别感谢我当时把他们手里大量的案卷全都整理了。”

         
 
 

3
细致决定成败

   她说,做律师九年的时间教会了她如何把一件事情做细致。之前在法院作法官的时候,郑艳丽校友需要迅速地掌握案子的焦点问题,知道案子该如何判决,一年要审三百件案件,如果犹豫不决,根本无法完成年底的结案指标。而律师和法官不一样,需要把案子细致化。也正是因为她力求把每个案子都做到细致,做到极致,所以她在外所时做的案子大部分都取得了满意的成果。“外所给我的经验就是责任感,为客户着想,而要想赢案子,必须做细致、做到位。仲裁和诉讼就是靠时间堆出来的,时间越多,赢的概率就越大。多花时间就可以多找到证据,多找到事实,多找到法条。为什么其他人有些案子输掉了,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也许是因为案子太多,无法做到位,没有真正负起责任。” 

   郑艳丽校友处理的案子注重质量,而不于数量,虽说数量不多,可是每个案子都是标的大、案情复杂、争议点多,案件标的大多在亿元以上。“她回忆到,之前我们有一个比较轰动的诺基亚诉高通公司的专利侵权案,我们代表诺基亚,对方是高通公司。全身心地紧紧围绕这一案子,做了整整一年,这期间,我其他什么案子都没接,就只专心做好这一个案子,而且我们团队每天都是披星戴月,细致程度可想而知。当案件达成全球和解的时候,我们团队都为之激动,一年的辛苦没有白费。说起最有成就感的案子,她想到在上海仲裁的一个关于建筑工程的案子,“当时,我们代表被申请人。双方都分别交了10本书厚约5000多页的证据。开庭的时候,双方只被允许各有半个小时分别进行举证或质证。申请人一方只说到第三个证据就被仲裁员叫停,因为到了时间,当时申请人完全懵了,他们没想到仲裁员会那么严格。我作了那么多年的法官,非常清楚这么多证据不可能在几个小时内全部举证的。因此,我们提前把关键的几个证据全部折好页,做好标记,质证的时候,我让仲裁员看第几页的第几个证据,在半个小时内我们呈现了六组证据,每组证据五分钟,挑出的都是最重要的证据。整场庭审特别精彩,客户也是非常认可。最后案件裁决我们大获全胜。听到这,我不禁拍案叫绝,也十分好奇,郑艳丽是怎么做到的。郑艳丽告诉我,为了办好这件事,我们在客户办公室开了八天的会,每天从早九点到晚九点,专门针对证据进行总结和分析,进行模拟审判,我们把对方的主张,我方的抗辩、反请求,对方的再反驳全部进行了模拟,这就像下围棋,通过精心准备,一切都在她们的掌控之中了。”

4
审判经验和英语能力的结合是我的“特别之处”

   在北京主要从事涉外诉讼和仲裁的律师比较少,因为需要同时具备良好的英语能力和分析案件的能力,两者缺一不可。大多数人或者有审判经验而英语不好,或者是英语好而没有审判经验。而郑艳丽校友既有多年的审判经验,外语也好,并有多年的外所经验。在法律界,鲜有她这样的结合,她做到了许多人做不到的事情,所以她才能脱颖而出。难怪大家都由衷地赞叹说她是“经验丰富而特别”。 

   从量变到质变,是每个人都熟知的道理,审判经验和外语能力的完美结合源自于其长年的积累和坚持。她回忆起自己学习经历“英语是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在法院工作期间,我每天就两件事情,上班工作,下班学习英语。在众达律所的前几年,我的英语还有些口音,到后来几年,客户都称赞我的英语非常纯正。这就是一个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再者,就是‘抓主要矛盾’。一定要知道一个时间集中做好一件事,有的学生希望迅速掌握怎么审案子,这是非常常见的情况,可是实体和程序不一样,实体需要主要承办上百个案件的实践才能达到效果,而程序可能在一到两个案子中就可以全部掌握。我常常和我的学生说,要慢下来学习,不能急躁,不要想着一蹴而就、投机取巧。有的学生看到的是结果,却没有看到别人中间的艰苦过程,然后就想马上达到那样的结果,达不到又感到失落。其实就是最简单的道理,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太多人努力了没有成功,可是你不努力肯定不会成功。”

   郑艳丽校友非常愿意分享她的感受和经验。她给北大和人大等学校的硕士生讲职业规划和选择,全是她的亲身经历和切身感受。她花了两个多月的时间为人大律师学院的硕士生备课,严格按照学院的要求,不讲法条不讲法理,只讲她多年来亲自承办的案件总结和收集的真实案例分析。她在香港亚太争议解决年会中做了有关中国争议解决实践的演讲后,几个人都不约而同的说,郑律师你讲的最有内容,很受益。

   自从有了孩子,郑艳丽校友会拿出更多的时间陪伴家人,成为合伙人之后,她会尽量周末不加班,多陪伴孩子,享受生活。在她看来,家庭的和谐与幸福是最重要的,这也是她在事业上的动力和保障。生活中的她又是另外一个模样,和大多数女人一样,扮演着慈母和贤妻的角色,相夫教子。这也是她,一个平凡而不平庸的女人。

   生命给予每个人的机遇并不一样,但学会坚持和努力,总不会是一件差的事。很多人努力了大半辈子,也许才等来一个破茧成蝶的时刻。但要知道,之前长久的蛰伏、努力都只是为了有朝一日的厚积薄发。这或许就是郑艳丽校友“优质”的秘密,优秀在她身上已成为一种习惯。

文/洪佳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