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校友会校友风采

梦想是可以实现的,我抓住了它——关梓辰


     “哎呀,你们来了!”应声开门的是一个有着颀长身材、俊秀脸庞,笑容阳光的年轻帅小伙。如果不是约在他的餐馆里见面,无论如何我们都不会把他和厨师这个职业联想在一起。他,就是关外关秘制辣膳创始人——北京大学法学院2013届硕士毕业生关梓辰。
    创业在很多人眼中是一件可望不可即的事,当一个创业项目落地,我们远远地关注、佩服、赞叹,然后叩问自己、按住心中的羡慕和蠢蠢欲动,最后默默地回到各自的轨迹继续生活。因为创业不仅关乎想法和能力,更重要的是勇气,于是它变成了很多人的梦想——被一些人认为是不可能实现的。
    关梓辰发出了不一样的声音:“做‘关外关’不是为了向别人证明我有多行,而是为了告诉大家,梦想是可以实现的。当机会来临时,当初说好的那个梦想,我亲手抓住了它。”
 
    --“如果没有念北大,你会不会毫无顾忌地去做这件事?”
 
    “你的梦想是什么?”这可能是小朋友最常被问到的问题。科学家、警察、宇航员,是男孩子们的高频答案。问题问到关梓辰时,回答却来了个急转弯,向着大人们都想不到的方向奔去,“对,我从小的梦想就是做个厨师。”关梓辰非常认真地跟我们确认这个在他懵懂时期就深扎在内心的想法。
    说起做厨师、开餐馆的梦想,关梓辰一下子把我们从雾霾深重的北京拉到了清新秀丽的厦门。
    那一年关梓辰16岁,父母把他从沈阳送到千里之外的厦门读书。第一次远离父母,关梓辰充分掌控了财政大权。可孩子的计划总是比不上变化快,爸妈月初给生活费,常常还没等到月末,他就陷入了经济危机。颇具忧患意识的他开始盘算,“自己成家立业时,遇到这种情况该怎么应对”。
    厦门是个遍地小吃的地方,对从小就喜欢到处寻摸美食的关梓辰来说,这里简直就是天堂,厦门春卷、烧肉粽、沙茶面……诱惑着他在这个城市里穿行。比起让小吃满足自己的味蕾,他更想让这些美食出自自己之手。于是从那时起,关梓辰便利用课余时间向街边摊的师傅们学习做小吃。看着别人对自己做的东西赞不绝口,他心里特别骄傲。
    卖小吃虽然利薄,但多销也能让老板赚的盆满钵满。厦门街边有不少生意兴隆、往来如织的小吃摊,他按捺不住自己的好奇心问一位街边摊老板每天能挣多少钱,老板对这个毛头小子的问题嗤之以鼻、置之不理。他为了弄清楚答案,便骑着自行车在一边远远地看着路边摊上来来往往买小吃的人,仔细地记下客人的数量和每个人交的钱数,算完发现,“哎呀,这一天能挣不少钱呢!”困扰这个小伙子的生存问题突然有了解决的出路,“我当时就想,他们每天能挣这么多钱。我即使没考上好的大学,会做这些也足够养活自己了!”虽然时间已经过去十几年,关梓辰说起这个“惊人的小发现”,他的眉眼间还是绽放出惊喜的神色,当厨师、开餐馆的想法在那时便在关梓辰的心中扎下了根。
    怀揣着这个梦想,这个小伙子对学习做菜的热情日益高涨。从高中到北大,关梓辰在这条路上一直没有停歇过。到大学时,他已经能漂漂亮亮地做一桌子的菜款待同学了,开餐馆的想法则一直埋在他的心中等待着发芽的机会,他甚至早就在这个时候给餐馆起了一个特别的名字——“关外关”。
    2013年,关梓辰走到了毕业的关口,父母的期待、多年投身的法学专业的召唤,还有从高中时就埋在心中的梦想——开一家属于自己的餐馆,三个声音都咆哮着撕扯着他。关梓辰有些迷茫了:向左走还是向右走?
面对自己割舍不下的梦想,他问自己:“如果没有念北大,你会不会毫无顾忌地去做这件事?”
答案无从犹疑地跳出来:“一定会。”
    他继续追问:“为什么念了北大,反而没有了追寻梦想的勇气?”
    坐在我们对面的关梓辰,一字一句地说出那时回荡在他内心的声音:“北大不应该成为自己实现梦想的枷锁,它应该是助推器。你应该用在这里学到的东西把自己武装好,更快更好地让这个梦想实现。”
    未名湖畔的扪心自问给了关梓辰一个坚定的答案。选择落定,剩下的便是实现它。把学生时期玩票式的爱好变成专业,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完成的。关梓辰决定给自己一段沉淀期,做好充分的准备再让酝酿了七年的“关外关”落地。为了让自己沉下心,他来到远离繁华喧嚣的顺义,找了一份没有那么忙碌的工作,平时有时间就窝在自家厨房里开发各种口味的餐点,周末去烹饪学校参加培训班,从最基础的切菜、颠勺学起。“你看哪个餐馆的大厨是让别人把东西制备齐,自己再上手做的?我报了一个厨师班,16个学时,从颠勺开始。学完我就能自己完成做菜的一整套流程了。”
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关外关”的诞生一切具备,只差临门一脚。
 
    --曾经有记者问科比为什么能够成为如此伟大的篮球运动员,科比反问记者:“你知道凌晨4点钟的洛杉矶是什么样子吗”,现在我可以告诉任何一个人:“我知道北京每一天凌晨四点钟的样子,也知道水产市场每天凌晨四样子”点钟的。
 
    就在关梓辰认为一切水到渠成时,事情却发生了反转性的变化。2013年底,一次投资失误让他损失了多年积累的所有资本,这使他们的生活彻底陷入困境,“关外关”更一夜之间从触手可及变成远在天边。
开始讲这段故事的时候,关梓辰顺手点燃了一支烟,原本轻快的气氛在烟雾和他突然缓慢的语速中沉淀下来。“我太太当时怀孕7个月,和我从原来的家里搬出来,好不容易才找到个落脚的地方,最困难的时候她连水果都不舍得给自己买”,说起那几个月的生活,关梓辰的语气中仍流露出深深的自责。在这种情况下还做“关外关”么?关梓辰的回答是——必须做。“很多人说自己想创业,但又担心失败了没有后路。而我正是机缘巧合地没了退路,只能开始创业,要不就得饿死”。对“关外关”,关梓辰曾有很多几乎成型的设想,而现实是,资金的匮乏打翻了通盘计划——一切归零,他需要从头开始。
    关梓辰喜欢《杜月笙传》,觉得杜月笙传奇的人生轨迹实在是让人佩服,但当他自己去尝试时才体味到“白手起家”意味着的残酷和无助。2013年平安夜,关梓辰载着他制作的小吃离开家,希望在一些商场和KTV门口售卖来赚取第一桶金,但转了一圈他却退缩了,“说实话,我很怕遇到自己的同学或者朋友”,关梓辰如此解释自己的“临阵脱逃”。当然,几经周折他还是迈出了第一步,虽然也绕了弯路,但经过半个月的摸索,他一天可以得到几百元的营业额。这并不是很大的数字,关梓辰却付出了前所未有的努力:每天凌晨去海鲜市场拿货,上午加工,中午开始接单和送货——一切都是他自己完成,而作为代价那时候他每天只能睡两个多小时。“最难受的是晚上送货,因为我不熟路,只能一只手驾摩托,一只手拿着手机看地图,手冻得抖个不停不说,放大一下地图都只能靠嘴”,关梓辰嘟起嘴模拟了一下他所提到的动作,眼神中也多了几份玩味的色彩。
    “关外关”和关梓辰的第一个转机来自一位从事演艺工作的老朋友,这位朋友将“关外关”的产品分享给几位艺人,而他们试吃后都在自己的微博上进行了推荐。就这样,“关外关”进入更多人的视野,打动了更多人的味蕾。20143月,“关外关”的日营业额达到5千元,关梓辰终于有能力雇佣第一个送餐员。没想到就是这个送餐员,给他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收获。
    “有天我接到客人投诉,说送餐员绕了路还不承认,送餐晚了很多。我一听,赶紧开车到人家小区门口当面道歉。对方可能看这小伙还挺精神的,多少有点不好意思,一个劲儿跟我说:‘不是多大事儿,你怎么还特意跑过来’”,到这里我们以为故事就完结了,可关梓辰继续说,“结果没想到我们越聊越开心,对方知道我在创业后,就说最近他们公司在做一个活动,邀请我作为食品赞助商,愿意帮着宣传一下‘关外关’,我一听乐了,这是多好的机会……”
就在“关外关”的发展开始进入快车道时,关梓辰得到了一群好哥们的支持,从单打独斗变成了团队作战。第一个加入“关外关”的是关梓辰的高中同学胖子——张哲源,作为准新郎的他辞了工作从沈阳来到北京,扛起了店里的采购任务。后来,关梓辰的师弟——北京大学法学院07级本科生隋国澜和曾经作为赛艇比赛中对手的原清华队队长——赵朋也加入了“关外关”。“我很感谢大家把我的梦想也当成了自己的梦想”,关梓辰如此解读团队的精神特质,“因为我们都参加过赛艇运动,体验过几个人为同一个目标拼命的感觉,要赢就必须没有私心,高度协调,现在我们也在用这样的默契做‘关外关’。”
    就这样,关梓辰和“关外关”跌跌撞撞地出发,却以惊人的速度蜕变和成长着:20145月第一家实体店落户双井,次月第二家实体店落户望京,10月“关外关”产品入驻超市……回望这一年间的经历,关梓辰觉得自己非常幸运,机缘巧合地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同时他也反思,如果当时没有遇到那么大的困难,可能自己也没有决心拼出这个成绩。
    “曾经有记者问科比为什么能够成为如此伟大的篮球运动员,科比反问记者:“你知道凌晨4点钟的洛杉矶是什么样子吗”,现在我可以告诉任何一个人:“我知道北京每一天凌晨四点钟的样子,也知道水产市场每天凌晨四样子”点钟的。
 
    --我希望“关外关”可以摸索出一套标准化的制作工艺,这样无论谁在哪里做出的产品都能保证味道。比如以后如果你在美国想吃‘关外关’了,到超市买一包,一尝就是想要的味道.
 
    想要以此为业,做菜就不再是“备料——下锅——出炉”这样的简单流程。关梓辰不满足于味道好的低限度要求,他一直在思考如何让“关外关”在火热的中国餐饮业里脱颖而出,这个问题在他上大学时就有了结果。关梓辰说:“中国的餐饮业有个特点,同一个品牌的不同的分店做的味道都不一样。我想这是因为老字号餐馆的味道依托的是大厨个人的经验,而我希望‘关外关’可以摸索出一套标准化的制作工艺,这样无论谁在哪里做出的产品都能保证味道。比如以后如果你在美国想吃‘关外关’了,到超市买一包,一尝就是想要的味道。”
    为了让这个想法成为现实,他把自家厨房打造成一个小型菜品实验室,第一个用来做实验的就是现在“关外关”的主打产品——关外关鲍鱼。“在相同的条件下,微调各种可能会影响味道、口感的变量,每个数据都要掌握地十分精确,才能做出一道具备标准化口味的菜。”关梓辰绘声绘色地向我们描述当年的实验历程,“你知道鲍鱼是不是入味跟什么有关么?”关梓辰一下子问倒了我们两个文科生,“它的纤维组织,调料在纤维组织打开时才能进入鲍鱼。”他在农业科学院朋友的帮助下,反复测量如何在不破坏纤维组织的情况下让鲍鱼充分吸收调料的味道。
    “我在每次做实验之前,都要做一个表格记录各项数据,水温、湿度、鲍鱼下锅的时间……能想到的都有。成品的味道如何,不好的地方该如何改进,下次做实验的时候就按照这个解决方案再来一次。”就这样一遍遍地试直到最后鲍鱼的口味稳定下来,“你按照我的菜谱做,味道一定跟我的一样。”
    这样的故事不止一次地在关梓辰的“实验室”里上演,为了研究这些,他做了厚厚一摞的笔记,从一个理科门外汉进阶成为能娴熟解释生物、化学现象的“专家”。
    目前“关外关”主推产品是“秘制辣膳”,其中尤以海鲜为特色,而经营方式则延续了前期的“送餐为主,堂食为辅”。同时,关梓辰对于产品的质量也非常执着。“关外关”制作的海鲜在下锅之前一定是鲜活的,“我们煮虾都是成箱地往锅里倒,先进去的虾把水带凉了,后面的就往外跳,我们就在旁边清洗后再往里捡,场面还是很壮观的。”
    除了口味和品质,个性化也是“关外关”在产品设计方面考虑的重要因素。对此,关梓辰解释道,“我们现在的宣传语是‘你的美食,你的生活方式’,这就意味着‘关外关’的产品要回应客户的个性需求”。为了让百口不再难调,“关外关”的配送盒里会单独放置辣油和甜油,这样食客就可以按照自己的喜好调节味道,另外,关梓辰还开发出一些鲜果甜品搭配“辣膳”销售。
    依靠口味、品质和人性化的服务,“关外关”的产品得到市场的初步认可。“对面小区住的一位常客被我们店员叫做‘香辣虾女王’,她有时一天要点咱家八盒虾”,说到客户群,关梓辰举了这样一个例子。解决了“生存问题”,摆在“关外关”团队面前的便是“发展问题”。现阶段,“关外关”选择了一条“线性发展”的道路,就是踏踏实实做好产品,培养客户对品牌的认知度和信任感,而不是盲目扩张、制造声势。因此他拒绝了之前的一切采访,也回绝了50多家加盟商的合作邀请。对此,关梓辰解释说:“不接受报道是因为我不想借助各种噱头博人眼球,这样的‘关注’总是不长久的;拒绝加盟则是因为现在的‘关外关’还不够成熟,我不想把它做砸了。”而对于这条发展道路的终点,关梓辰有自己的构想:短时间积累大量的财富并不是目的,他希望通过一步步积淀,“关外关”可以在大浪淘沙的餐饮市场中站稳脚跟,即使100年以后,也有人认识这三个字,也有人喜欢他们的产品。
    “我们现在知道终点在哪里,却不知道怎么走到那儿”,采访即将结束时关梓辰坦诚地跟我们说,“之前跟师傅学做菜的经历让我明白,再多的聪明都比不上经验,而且在企业经营和产品推广等方面,我们确实是门外汉。未来如何让‘关外关’走得更好、更稳、更远,我们团队感到有些迷茫,非常希望有校友通过报道知道我们,给我们提些批评建议。”
 
    关梓辰说看北大宣传片《星空日记》的时候,忍不住就哭了,因为他也一直有梦想,也曾被人不解,也曾遭遇打击,也曾坐在未名湖畔跟沮丧的自己对话。他的梦想不大,因为他说“我不想做大餐,就想做‘零食’”;他的梦想不小,因为他说:“我希望‘关外关’可以成为一个百年品牌”;他的梦想不孤单,因为他的行动将一群年轻人汇聚在了一起。最后,希望他的故事会让在这园子里载梦行走的你我产生共鸣,甚至也感染上一股热血的力量——还是那句话,我们是要有梦想的,万一它就实现了呢?
 
/罗婷 周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