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新闻中心->新闻动态 新闻动态

“当代刑法思潮论坛”第三十三场讲座成功举行

    2015年5月4日晚上7点,由北京大学“杨春洗法学教育与研究基金”资助,北京大学法学院、清华大学法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法学院和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六校联袂主办的“当代刑法思潮论坛”系列活动第三十三场,在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行敏楼338隆重举行。本次论坛主题为“纠缠与并合:刑事司法解释与指导案例的关联”,由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法学院林维教授主讲,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刘远教授主持。此次讲座吸引了多名学生到场聆听。
    首先,林维教授介绍了司法解释制度的相关争论。其一,关于检察解释。从审判权与检察权的分离来讲,权力的分配使得司法解释的二元化不可避免。但当审判解释与检察解释发生冲突时,应当以前者为准。其二,关于司法解释是否具有层级的划分,这一问题并没有得到官方承认。但事实上,以法院为例,各高院无一例外地都制定司法解释性文件,且它们的效力与司法解释并没有大区别。只要上诉审制度存在,上级法院解释的重要性便不言而喻,这是审级制度所带来的天然的倾向。林维教授认为,如果我们承认“最高院—高院”的二级解释体制,便能够解决我们司法解释中层出不穷的问题。
   
此外,林维教授指出了司法解释所面临的问题与困境。第一,司法解释对现实的回应具有明显的滞后性。第二,司法解释形成了所谓的副法体系,法官独立性缺失。第三,司法解释在规范形式上讲与法律规范没有区别,这使得抽象的、规范的解释结论还需要再进行解释,导致解释无穷尽。
 
    其后,林维教授还指出,与作为主体的大量的司法解释相比,与刑事审判相关的指导案例非常之少,两者还处于纠缠时期。指导案例制度具有重要的积极作用:它增加了规范的供给方式、改变了解释的格局,提升了基层司法的经验价值,使得解释结论更为具体化、个案化,利于改变司法活动的思考逻辑,重塑法学知识的形态,还能够强化公众对刑法适用的监督。虽然如此,当下的指导案例制度完全无法取代司法解释,这源于此制度的几点劣势。其一,指导案例的数量过少。其二,有的指导案例不仅没有起到指导作用,反而带来了许多争议。其三,指导案例的来源堪忧。来自基层的案例需要由最高院进行确认,裁判主体和确认主体的分离会带来许多问题。从这个意义上讲,提审制度值得提倡。
 
    最后,林维教授认为,从指导案例与司法解释制度的关联关系上讲,仍处在纠缠状态的二者要想达到并合并非易事,但我们可以通过努力来促进这种趋势。一方面,应当建立两级的案例指导制度,尤其是对于新类型的,已经具有一定影响的疑难案件,应当加强遴选和提审。另一方面,应当强调判例影响的多元化,开放案例生成的途径来源。
    在互动环节中,林维老师与同学们就司法解释与指导案例的关联关系、地区性指导案例制度的利弊、刑法解释方法和非正式解释等话题进行讨论交流。本次讲座于九点一刻在热烈的学术气氛中圆满结束。
    “当代刑法思潮论坛”是由北京大学“杨春洗法学教育与研究基金”资助,北京大学法学院、清华大学法学院、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中国政法大学刑事司法学院、中国青年政治学院法学院和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联合举办,是旨在展现当代刑法学术前沿基本立场、基本原理、基本方法的专题性、系列性、学术性论坛。
 
 
(文/聂晓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