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新闻中心» 人物

聂小东:先生去矣,风貌永存!

——沉痛悼念恩师罗豪才先生

在去多伦多机场的路上,收到同学发来的微信:罗豪才老师走了。一时间,各种缅怀与悼念的文字,充满了北大的各个微信群。

罗豪才老师曾经担任北京大学副校长、最高法院副院长、中国致公党中央主席、全国政协副主席等职务。但于我而言,先生是我在北大读行政法专业硕士研究生时的导师。

 

 

第一次与先生正式接触,是大四准备考研究生之前。在北大办公楼,先生用一双温暖而宽厚的大手,把我迎进了他的办公室。我刚要自我介绍,先生笑呵呵地说:“小聂,我知道你的,你很能干啊!”我知道先生是指我大学一年级便参与创办北大三三公司的事。我惭愧地说:“这些年瞎折腾,没好好学习,心里一点把握也没有。”先生说:“没关系,时间还充裕,你好好准备,我可以抽时间辅导辅导你。”先生的表态让我深感意外,他当时担任北大副校长,行政与教学工作都十分繁忙,却要挤出宝贵时间来辅导考生。我内心除了感激,更多的是崇敬!

八八年北大法律系行政法专业硕士研究生一共有四个招生指标,但其中三个指定给第一届高级法官培训班的学员,所以面向社会只招一个研究生。由于先生的高知名度,校内外报考者众多,强手如云。考前最后一次辅导结束时,我一方面向先生表达感谢,另一方面也说明许多考生比我优秀,我可能会辜负先生厚爱的歉意。先生沉吟片刻,安慰我说:“你素质不错,如果能够读研,可以弥补过去几年因为搞公司而荒废的学业。研究生录取这一块,我还是有一些自主权的。你安心考试,只要能过基本线,即使不是第一名,我也可以跟学校争取多要一个名额。”听了先生的话,我已经难以抑制热泪盈眶了,深深地给先生躹了一躬。

考试结果出来,我总分第一,没有辜负先生的期望。给先生打电话报喜,他那头先于我已经知道了结果。向我道贺的同时,嘱咐我好好准备复试。复试的考官,除了先生,还有吴撷英老师和姜明安老师。吴老师说:“老罗啊,这是你的弟子,你先问吧。”先生笑吟吟地说:“我对他已经非常了解了,我没有问题,你们问吧。”两位老师心领神会,象征性地问了两个简单的问题,复试就通过了。

感恩先生。如果没有北大研究生的这段经历,我就是一名彻头彻尾的学渣。本科四年,我有近三年时间在办公司。平时基本不上课,考试临时抱佛脚。公司没有办成功,学业差不多也荒废了。

在先生身边的三年,耳濡目染他老人家的文章道德,每每给我以重要的人生启示。先生如慈父一样,关心我后来每一步的成长。在我陷入事业困境时,鼓励我争取机会出国去看一看。得知我系统地阅读了儒、道、佛三家的主要著作,并刻苦修行,先生喜形于色,抓住我的手,勉励我为弘扬中华传统文化做出贡献。

 

 

到加拿大后,我每年三十晚上都给先生打电话拜年。几年前,由于先生去外地过春节,联系便中断了。我没有主动再去与先生联系,主要是因为自己受先生深恩厚爱,却一无所成,实在愧对他老人家。《围炉——中华文化与智业文明》写成后,我一直有一个心愿:等书正式出版了,一定去拜见先生,向他老人家汇报我这几年的情况,告诉他我的背后一直都有他老人家殷切的目光,而学生也始终在努力,没有懈怠和放弃。

如今,《围炉》几经波折后终于在台湾出版,恩师却意外地驾鹤西去。得知消息的那一刻,我的泪水止不住地一流再流……

有许多话,不能当面跟您说了。但是,阴阳两界的心灵是彼此相通的。天国里的您,一定知道学生下面的人生规划了吧?!

是的,我也快上路了。

恩师罗豪才先生永垂不朽!

 

——学生 聂小东

2018214